•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渊阁记

春意也浓

时间:2020-12-8 22:15:58   作者:韩婧宇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8   评论:0
内容摘要:春意也浓——悼“春君”老师    突闻张院长张老师“去了”,有点不敢相信!  眼前浮现出他的笑貌:浓密的头发,长长的眉,深邃的眼睛,尖的下巴。满口清徐之外他的方言,还有那说话间亲切的笑容……  我们由...

春意也浓
 ——悼“春君”老师


春意也浓


  
  突闻张院长张老师“去了”,有点不敢相信!
  眼前浮现出他的笑貌:浓密的头发,长长的眉,深邃的眼睛,尖的下巴。满口清徐之外他的方言,还有那说话间亲切的笑容……
  我们由清徐报社牵线,因“文友聚会”结缘。记不得初识时的情境,只记得已经不再年轻的我,备受他的“宠爱”:他用慈祥的目光看我,用亲切的笑容对我,用和蔼的语气赞我,鼓励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黑马”,多写多发。
  后来接触文字,熟悉本人,便又多了一份师生般的情谊。他夸我写字“真”,说真话,叙真情,难能可贵。并当即表示,以后有机会要为我作一篇《文评》。大约是作为从事“法与理”的专业人士,要写一下他对“真”的认可与欢喜吧。
  我对张老师个人,了解不是太多,只知道他在法院上班,大家称他“张院长”。但就我个人,更喜欢称他“张老师”。他的鼓励关注,他的谆谆教导,更像一位良师益友。只是他那“滴溜溜”的方言,让我这个外来户,有时还没听真切,就已经一滑而过。
  又后来,听说他退休了。我不禁纳闷,他怎么那么年轻就退休了,看起来也不像60岁啊!想起他的名字“卯春”,大约带个“春”字,就是不一样,青春永驻,青春不老。如果人生没有意外,他完全可以做到的。
  从前留着电话,但是很少打。自从有了微信,加了好友,便在朋友圈里,可以了解一下张老师的“动向”。看着他常常在冬季万木凋零的晦涩之际,拍了海南椰树的热带风景,便分享他游山玩水的雅兴;在春节举国欢庆之时,还是看到他身在南方,猜想他海南买了房子,修心养性,更艳羡他懂得享受生活、安逸度着“夕阳红”。偶尔也看到他关注身边的环卫工等基层群众,宣传他们的劳动,尊重他们的付出,一片体恤民情的“悲悯”情怀。
  就在前些时,张老师向我约稿,希望我为《清徐老年》写点什么。我觉得自己浑浑噩噩,早已弃笔从“厨”,每日里就是柴米油盐、三餐四季,不看书不写字,早已泯然于主妇也。便把自己的一篇旧作发给他,看看是否可以。没想到张老师“深明大义”,欣然接受了。于是,又配了一张图片,发给张老师,也算没有辜负他老人家的“厚爱”之情。实在惭愧。
  今突闻噩耗,深感意外,倍感凄凉!怎么会呢?好好的,好好的,怎么就当了“甩手掌柜”了?想着他是那样一个热爱生活、富有激情之人,一不留神,命运就怎么开了这样一个大大的玩笑呢?好不残酷!
  “柿柿如意”。想着热爱生活的“春君”老师,看着一树的可爱果实,怀着喜悦的心情,身轻如燕,奔它们去了。就像月英说的:“阳光正好,空气晴朗,一首‘春歌儿’回旋在他的心中,他的思想的翅膀突然像顽皮的孩子一样起飞,飞起,笑着向天,提着那整棵柿子树上的红灯笼,去追逐梦想……”
  “春君”老师,您“潇洒”而去,来不及听您的不舍,来不及表示依恋,只留下绵绵思情给人间。愿天堂有路,繁花似锦,四季如春,春意也浓……
  后记:张老师去了,倍感痛惜。看着大家的文字,我也拙笔几句。想着张老师一向喜爱文字,又一向“怜惜”与我,想来他天堂有知,能感怀我们的思念之情……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