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山水之间

古城里的心情驿站

时间:2020-12-13 18:19:12   作者:张瑞红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3   评论:0
内容摘要:  以前出门叫旅游,现在觉得叫出游更合适一些。“旅”给人行色匆匆、鞍马劳顿、风尘仆仆的感觉,“出”则带着几分闲适自得,而且我主观地认为“出”的目的性更强,因而收获可能相应地更多。  比如这次去平遥,没有上城墙,没有进城隍庙文庙县衙,却另有收...


古城里的心情驿站


  以前出门叫旅游,现在觉得叫出游更合适一些。“旅”给人行色匆匆、鞍马劳顿、风尘仆仆的感觉,“出”则带着几分闲适自得,而且我主观地认为“出”的目的性更强,因而收获可能相应地更多。
  比如这次去平遥,没有上城墙,没有进城隍庙文庙县衙,却另有收获。
  在县衙对面照壁后极易被游客忽略的那条街上,我发现了“深柳读书堂”。五个深绿色的字,写在刷成深橘色的木板上,木板不大,挂在绿色的门楣上,不醒目,却自有一种非同寻常的书香气韵散发出来,带着老旧时光的味道,属于过去,和现在数米之外照壁那边的喧嚣和热闹毫不相关。
  房子面阔三间,青砖青瓦,门左边墙上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很工整的彩色粉笔字:
  明信片(代寄)
  工酸奶.TEA(典典自制)
  COFFEECAKE(咖啡)
  鲜果汁
  手绘地图postage(邮票)
  原旧时书坊
  进门对面一张长桌,铺了浅咖色印白梅的桌布,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竹编簸箕,一个小小的竹编簸箩,簸箕里放着一只串珠手镯,一面小镜子,簸箩里则放着几册手工线装本。长桌一角平放着三摞书,另一角是几件木雕,打磨得很光滑的人、燕子、小板凳等等,其中一只小燕子卧在竹编的鸟巢里,巢里有燕窝。桌边摆了两把椅子。
  另有一张小方桌,在门左边,上面摆放着各种明信片;一张小圆桌,在门右边,配有两把小椅子,是正儿八经喝酸奶或咖啡的地方。
  吧台后面的酒具柜共三层,一层放了几组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茶具和酒具;二层放了几组茶碗;三层是几组玻璃、木质和草编工艺品。吧台一侧挂着一个竹编盘子,盘子里放着他家的水单——一册手工线装本。
  天花板上吊灯周围吊着三把油纸伞,一把淡绿色,一把淡粉色,一把淡黄色。
  书架和书架的交接处,挂着一串竹编的小器物,从上到下,有簸箕、长盘子、圆盘子,下面两个圆盘子里各放着一个小葫芦。书不是很多,七八架,多为专业性很强的经济类、哲学类,少数文学名著。居然有高尔泰的《寻找家园》,还有卡西尔的《人论》,是本旧书,扉页上有原主人漂亮的签名,注明购于1987年4月2日,天津。我要了这两本。一边结账我一边说:“你这里的书,怕是没人看。”年轻的老板笑着说:“偶尔有,比如你。”我说:“这不是专业吧,靠这个得饿死。”他说:“不是,我在外面做点生意。卖书肯定不行,还不如明信片。”我问:“你上过大学?”他说:“上过。”
  小伙子是和顺人,大学学的是经济。结婚后随爱人来到平遥,业余经营这个读书堂,原名“旧时书坊”。
  书屋的窗户上,书架的隔断上,挂着许多写了字的明信片。有的是从外地寄回来的,有的是当时写下并留下来的。
  一直在想历史这个词的价值是什么,后来竟被简单地推翻了。譬如,历史中,2013年的5月30日,我与最爱的人一同在平遥看夕阳。这是不同于西安、武汉任一地点的夕阳,这样的夕阳只在这一瞬间。历史就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历史中。当然,这长卷总有翻页的时候。谢谢一个初夏的午后酸奶留给我爱情的味道。
  To.山西平遥照壁南街10号
  平遥旧时书坊
  From.陕西西安
  这是其中一张。
  我是五月到平遥旅游的两个东北女孩中的一个。没错,我又在路上了。这次的行程是北京出发,深圳、香港、澳门、珠海、广州、厦门、福州,再回到北京。想念你手制的小饼干和香草酸奶了。我定制的小葫芦,我一直带着,真开心。祝你们幸福。
  这是其中一张。
  2012年10月23日,马上要离开平遥了。
  然后发现了这家小店。
  喝杯酸奶,坐一坐,好舒服啊!
  突然发现没有什么好写的。
  好吧。
  张楷,我决定不喜欢你了。
  最失败的暗恋。
  下面有落款。
  这是又一张。
  2013.8.10
  这一天,我辞职了。我离开了北京这座我又爱又恨的城市,有一种难以述说的心情。
  我爱平遥,爱这座古城,享受这里静时光。它让我再次相信,人生就该有这样一次说走就走的冲动!
  2013.8.11
  这是又一张。
  发现这个小店之前,我已经走了平遥老城的许多小街小巷。平遥表面上跟任何别的被开发过的地方一样,街上店铺林立,应有尽有,载客电瓶车遍地跑,主动招揽兜售的当地人无数,庸俗与铜臭浓郁。但我走街串巷,看到许多有幸留存的真正的老建筑,并通过它们看到了平遥过去一度辉煌的真正原因。
  如果说建筑能折射时代特征,那么门匾自然就能代表一个家族的思想追求。这是我所看到的门匾:“耕读传家”、“树德”、“尚德”、“德和”、“履中蹈和”、“厚德载物”。还有那些模糊看不清的,但有一个能推断出的,还是“德”。
  在一个小巷里,数米高的花墙下面,葡萄墙雕中嵌着一联:乐天为事业,养志是生涯。
  把这一现象看成是世系源流的一个侧面的话,毫无疑问,“德”是这里的核心,是为许多人崇尚的立身之本,以德治家是这里的优良传统。
  平遥的根基是扎实的。这也释去了我多年的一个疑问,有些历史的那些县城,哪个没有古城墙,哪个没有文庙城隍庙县衙?为什么经过同样的岁月,偏偏这里可以得到留存?
  这两个发现似乎没有关系,但是,从过度繁华的明清一条街穿过,从人头攒动的人流中抽身,坐在这样一个颇有情调并氤氲着怀旧意味的小店里的时候,即使不喝酸奶、不喝咖啡,即使不怀情事、不曾受挫,也会得到一种休憩的感觉。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