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山水之间

且行且证得

时间:2020-12-10 20:43:28   作者:张见素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4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  庞泉沟山山有林,沟沟有水。降雨时,雨滴慢慢渗入林下松软的土层,而土层以下是不透水的花岗岩,阻隔了水分继续下渗。当林下土壤水分饱和时,就顺山坡形成地表径流,成为数不清的山间小溪,进入文峪河主河道。文峪河没有地下水源泉,关帝山主峰一带...


且行且证得

  一
  庞泉沟山山有林,沟沟有水。降雨时,雨滴慢慢渗入林下松软的土层,而土层以下是不透水的花岗岩,阻隔了水分继续下渗。当林下土壤水分饱和时,就顺山坡形成地表径流,成为数不清的山间小溪,进入文峪河主河道。文峪河没有地下水源泉,关帝山主峰一带浓荫蔽日的山峦沟壑就是它庞大的源泉,所以称“庞泉”。
  这就是说,庞泉沟山多、树多、沟多、泉多,什么都不缺,形成它无比优越的流水潺潺温润清幽的环境。
  好像是怕谁不信,我们去的那天,它还特意给演示证明了一下。
  那天中午午睡醒来,出发的时候天还好好的,钻到车里走了不到三分钟,就下起雨来。大家一致认为雨不会大不碍事,所以直奔八道沟。谁想刚到山门口,雨就下得像翻了江一样直倒下来,竟然还挟带着冰雹。我们躲在山门下,仰头看天,发现就只有头顶一块乌云,乌云四周金闪闪亮堂堂,一派祥和,仿佛这雨就是专为我们下得一样。
  等了半天,不见雨有停的意思,大家说那就回府吧,就算停了,恐怕路上都是水也不好走。
  于是一个人接一个人冒雨鱼贯上车。岂料没走了三分钟,雨停了。于是我们又返回来。
  这场莫名其妙的雨,真是天缘际会,否则我至今还无法领略以前从别人那里看来的风光。有人说耀眼的阳光,终于知道雨后山林里的阳光是怎么新得晃眼;有人说腾云驾雾如入仙境,看着远远近近青山绿树间袅袅升腾的云雾,看着前行的人走在水气氤氲的山路上,终于知道了这并非夸张,而且易得;有人说身在其中如沐森林浴,这样清澈的阳光,这样湿润的空气,这样宜人的温度,一路走来,当真一场天然的沐浴。
  我原想人生就是一个证明的过程,我们不断地遇到,走进,走出,不断地证明一个又一个从书本或他人那里预知的经验;我们摔倒,起来,跌宕起伏,不断地揭示一个又一个存在于天地间的真相。原来不信的,慢慢都信了,这就是成长。
  庞泉沟主要自然景观有“云顶日出”、“龙泉飞瀑”、“笔架生辉”、“文源晚翠”、“古树宝塔”、“天门瑞气”等等;还有号称“天下第一漂”的娱乐项目。其他都容易寻得,唯“天门瑞气”是指夏季雨后,云团飘浮在林海上与夕阳共同形成的独特景观,对于一个逗留一日的游客,实为难得。但我们碰着了。
  游山玩水,亦复有缘。我是信了。
  二
  在庞泉沟,草色嫩黄,野花竞放,树姿娇娆,山容妩媚,清泉无处不在,一路鸟语花香,确如行在画中。我没说人在画中行,是因为次日我们去了云顶山。
  从庞泉沟到云顶山,一条土路,路上很多碎石。后来我发现,这路不能叫条,叫层更合适些,因为多为之字形立体修筑,一段路进入另一段路,不叫转弯,就是掉头。一路满山云杉,沿坡层层而上,又一律蓬勃向上,耸入云霄,整齐得像修剪过一样。这是从山脚看去;如果从高处远望,则是层林尽染,虽不及深秋万山红遍,却是浩浩荡荡的青绿,连绵起伏与天相接。
  不知走了多少个回合,终于,车绕过一个山头后,满眼山树被抛出视野,眼前豁然开朗——山巅居然是草坪。人都急着要下车,而我们下车后,汽车直接开到了山顶,远远望去,像一只玩具。
  云顶山是庞泉沟自然保护区的延伸部分。位于娄烦、交城和方山交界处,海拔2700多米。整个山顶平缓起伏,绵延数里,偶尔有一两株松树点缀其间,或者有几棵云杉在某个坡上,亭亭玉立,姿态可爱;也有一小片一小片的云杉林,疏密有致,合理布局,仿佛经过了艺术家精心安排。草色浅绿,松树深绿,云杉林墨绿,上面是清湛蔚蓝的天,天与山顶相接处是大朵大朵雪白的云,下面是一群一群放牧的马,不时有云朵的投影从草坪或人们的头顶掠过。越野车停在山顶,特意打开一个门,三两人坐在坡上,三两人站在一旁,仿佛西部片里的一个镜头。我走得更远一点,望去,那些人在天地相接处,小小的身影,分明就在云朵里。云在山顶,千朵万朵,这应该是云顶山得名的原因吧。而人在此间,与自然构成了一幅清幽淡远、恬静安适的天然画卷。
  远处的游人,大概是一对父女,远远地,一个大身影,一个小身影,一前一后走在草坪上;近处的一个孩子,猫着腰,在捉不知名的小虫子;还有的人,在放声高歌;而我,非常想跑,就像年轻人一样,在这片远离现实、如梦如幻、让人宠辱皆忘的高山草甸上,欢快地跑。
  自然是一个天然的疗养院,我比什么时候都更加确信这句话。人世里的烦扰,在人群中无法排解。但人一旦摆脱自己隶属的社会,走在陌生的地方,成为一个匆匆路人的时候,他就很容易从旅程中获得解脱或安慰,尤其这种阔远的高山草甸。它给人的惊喜,足以唤醒年轻过的心灵;它的开阔逶迤,足以让人乐以忘忧;它的美丽非凡,足以让人流连忘返;而人与它短暂的相处,足以让人浮想联翩。天地无限,父女情深,城南旧事,都是令人回味无穷的故事。于是,人从自然中获得慰藉同时从同类那里得到延伸。
  三
  时间太短,有当地的朋友陪伴,不好乱跑。望着远处的山坡和山顶上风姿绰约的杉树,我对身边的人说,如果是我一个人的旅行,我就过那边去。他说,山那边是娄烦。说完这句话,我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伤,仿佛不久前还身在世外,而此刻便是一个铁定的现实。我想起胡兰成《今生今世》里那段惊心的描写,就不想再开口说话。
  “这时有人吹横笛,直吹得溪山月色与屋瓦变成笛声,而笛声亦即是溪山月色屋瓦,那嘹亮悠扬,把一切都打开了,不是思心徘徊,而是天上地下,星辰人物皆正经起来,本色起来了,而天下世界古往今来,就如同“银汉无声转玉盘”,没有生死成毁,亦没有英雄圣贤,此时若有恩爱夫妻,亦只能相敬如宾。”
  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天地无言,山水无情,自然本来就这样庄严本色。是深情驻足还是漠然转身,是红尘滚滚还是心如止水,全在人心和情境。
  人之于风景,无论远近,注定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就像偶尔掠过草地的云的投影。可是又注定有此刻萍聚的相逢。脚下的绿茵,迤逦的山坡,坡上的矮树,悠游的马群,山顶的人影……一切有如曾做过的梦,不陌生。而结果,不用说,到最后,必然是连回忆都变得很难很难。
  相遇本来就是别离的开始,流连和担心都是没有用的。唯一值得欣慰的,不管怎样,都已经开始,所有的恣肆和放纵,只为此刻的驻足、注目、倾心和眷恋。
  且行且证得。凡是足迹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叶菩提。




  Copyright © 2005-2020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