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山水之间

玩转莫斯科 打卡第四站

时间:2020-12-8 23:01:05   作者:杨晓霖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0   评论:0
内容摘要:玩转莫斯科 打卡第四站——俄罗斯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与莫斯科公共交通    俄罗斯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是我在莫斯科参观的最正式的一座博物馆,这里所谓的“正式”,是从外表看,方方正正、老老实实,符合我对博物馆的一贯印象。博物馆建于1919年,如今...

玩转莫斯科 打卡第四站
——俄罗斯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与莫斯科公共交通


玩转莫斯科_打卡第四站


  
  俄罗斯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是我在莫斯科参观的最正式的一座博物馆,这里所谓的“正式”,是从外表看,方方正正、老老实实,符合我对博物馆的一贯印象。博物馆建于1919年,如今已超过100年。展览分室内和室外,有各个时期的军旗、奖牌、勋章、照片、文件、武器、军装、军用交通运输工具等等,展示了一部苏俄军事史。
  我的好些退役军人团友们看得喜滋滋的,当他们围着一架老式坦克或者飞机津津乐道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他们对军事的热爱和对过往部队生活的怀念。说实话,我不懂军事,也不感兴趣,儿子小时候曾给他订阅过军事版的《小哥白尼》,还带他参观过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圆梦太空——中国航天科技巡回展”,我认为男孩子应该掌握一点军事知识,至于我嘛,就做个“打酱油的妈”就行了。
  位于莫斯科南部的察里津诺皇家庄园是个近年复原的遗址公园。庄园始建于1776年,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下令修建的,但是建成后女皇不满意,于是拆了重建,直到女皇去世也没建成,用我们的土话说就是个“半拉子工程”,没什么太新奇的东西,几个殿而已。不过草坪却绿得可以,还有湖,有水鸟,特别适合带着老人孩子度周末。
  我不喜欢跟团游的一个原因是嫌从酒店到景区大巴来大巴去,体验不到当地的公共交通,不过这次却体验到了莫斯科地铁,小小窃喜了一下。无论是网上搜,还是导游讲,莫斯科地铁有两个关键词——“深”和“美”。“深”不难理解,长长的手扶电梯一眼望不到头,真是“进地铁,百米电梯不见底”啊。
  “美”也不难理解,无论是宏观的结构、风格,还是微观的浮雕、灯饰,无一不经过设计师精心创作,因此说,莫斯科地铁不仅是一个功能性的存在,更是一件独立的精美艺术作品。我们进入的是革命广场站,通道两侧的雕像以十月革命胜利和苏联红军反法西斯战争为主题,冲锋陷阵的苏联红军、站岗值勤的哨兵、支援前线的农庄妇女、工人、猎户,无一不生动形象。出去的站叫鲍曼站,通道尽头是列宁画像,也是红色题材,两边的人物雕像棱角突出,特别刚毅。
  最漂亮的是马雅可夫斯基站和共青团站,图片上看金碧辉煌的,是莫斯科地铁标准的证件照。还有一站叫彩色玻璃站,五彩斑斓的彩色玻璃画,美轮美奂。虽然没能亲见这些最漂亮的,可就我所见的,个人以为已经相当漂亮了。的确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拥有16条线路、400多公里运营长度、200多个站台的庞大的地下交通体系,每个站台都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建筑格局,真是佩服这个战斗民族对美的追求和对艺术的信仰。
  莫斯科地铁频次非常高,平均不到2分钟便有一班车进站,高峰期只隔45秒,在我们欣赏站台雕塑的片刻,已经有好几班车进站又出站了。也许正是因为间隔时间短,没必要急赶,所以地铁通道里看不到潮水般汹涌的赶车大军,跟我们一样驻足观赏的游客倒是不少。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往返,我们乘坐的是俄罗斯四人包厢软卧,这算是在莫斯科体验的第二种公共交通,全程690公里,去程用时8小时40分,返程用时7个半小时。看惯了我们的绿皮车和和谐号,第一眼看到我们要乘坐的软卧车厢时,不由得说了句“哇,好靓!”红、黄、蓝三色,还有比这更靓的吗?
  对于俄罗斯四人包厢软卧,我看好的一点是,下铺的铺面原来是行李收纳箱的盖子,打开,把行李放进去,盖上,人睡上去,既省空间又省得贼惦记,真好。至于其它设施,注意到床头有小夜灯,因为看了几页书,有插座,因为给手机充了电,还有包厢的门上有面镜子,因为照着梳过头,此外就没注意了,来回都是夜车,上车就睡了,等睡醒已经快到站了。
  有一点比较有趣的是列宁格勒火车站和莫斯科火车站是双胞胎,一模一样,是完全按照一个设计方案建设的。回过头来再看这两座火车站的名字,按照我们的习惯,理所当然地以为列宁格勒火车站在圣彼得堡,莫斯科火车站自然在莫斯科了,可事实并不是,正好相反,列宁格勒火车站在莫斯科,莫斯科火车站在圣彼得堡,原来俄罗斯的火车站名是按到达城市的名字命名的。呵呵,有趣。
  还有一个至今没弄明白的问题是——火车上每个铺位都发有一条毛巾,到第二天火车快到站时,列车员便会敲开每个包厢的门,微笑着用他自己都觉得搞笑的汉语说:“你好,毛巾。”然后就把毛巾收走了。“毛巾到底是干嘛用的”有谁知道吗?
  莫斯科街上跑来跑去的有许多有轨电车,狭长的,色彩也很艳丽,像一列小火车。一开始有心体验一下,一直没机会,也就死心了。
  还有种跑在高架上的,不知是什么车。高架下面有个莫斯科地铁标志“M”,难道是莫斯科轻轨?
  如果将飞机也算上的话,我们乘坐的阿祖尔航班是我体验的第三种公共交通。我们乘坐的是旅游包机,从太原直飞莫斯科全程5700多公里,飞行时间8小时。我的第一感觉是大,以前从没坐过这么大的飞机,一排8个座,40多排,共300多个座,座无虚席。第二感觉是硬件条件不是太好,座位间距小,飞机到站后没有空桥,需要走舷梯,然后乘摆渡车。
  不过这些并不足以叫人感觉不舒服,叫人感觉不舒服的是飞行途中乘客说话特别吵,过道里总有人穿梭往来——上厕所的、坐久了起身活动的——真有点过去乘绿皮车的感觉。如果这些都还可以理解的话,最尴尬的在最后一幕:回程的时候,我和Z姐坐在后面,我们是最后两个下飞机的,前面的人都下去了,这时候我们看见座位下方一片狼藉……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